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白小姐开奖结果 >
中国资本市场三十余年绝大多数证券公司汇集北上深位置真的如此重
发布日期:2021-09-13 12:23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中国资本市场三十余年,绝大多数证券公司汇集北上深,位置真的如此重要?

  资本市场又在不经意间引发了关注。9月9日,A股三大指数集体收涨,沪深两市成交额更是连续第37个交易日突破一万亿元。

  而作为市场的晴雨表和权重板块,券商更是受到广泛关注,尤其是一些头部券商也因受益于市场活跃而走势强劲。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也是中国资本市场迈过“而立”后的第一年,过去三十余年历尽沧桑,回头望,从无到有,从经历阵痛到日渐规范,形成了行业蓝海,一大批规模大、发展质量高、富有特色的券商也获得了长足发展——目前140家证券公司的总资产超过了10万亿,从业人数接近36万人。

  最近几年以来,随着资本市场的不断发展,券商的业务增长逻辑越来越受到关注,尤其是券商的多元化转变——从最初的经纪业务、自营业务,逐渐发展到投行、财富管理等多头并进的一站式服务模式,备受瞩目。

  对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2020年度证券业总资产排名进行观察,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总部位于北京、上海、深圳的证券公司加起来在前10中占据了7个席位。在5家营收过百亿的券商之中,只有1家总部位于广州。

  戴蒙德是美国一位身兼多个头衔的著名学者,他著有一本影响深远的书《枪炮、病菌与钢铁》。这本书最为人称道的就是他将研究聚焦在人类部落的初创阶段,同时在研究中着重引入了自然地理和人文社会的因素。

  戴蒙德认为,不同种族的人选择在哪里创立文明,是否对改变周围的环境具有优势,所选择的地方具有怎么样的地形,这些“原始数据”的差别在进化中被放大,演进成了不同的经济模式和社会结构,并且最终形成了现在我们所看到的世界上财富和权力的分配格局。

  简单来说,他认为不同的种族“在选定位置的时候,结局也一定程度上有所对应了”,也即“地理决定论”。

  有意思的是,如果我们将各家券商看作金融生态中的不同族群,初看起来,中国证券行业30余年的历史演进,好像也具备一定的“地理决定论”特征。

  从主营国债业务的1990年,到金融业对外开放步伐加快的2021年,北京、上海、深圳始终是资本市场一线城市,这三个地方的优秀证券公司生生不息,占据了前列券商的绝大多数席位。

  这也与我们的认知相符合,30余年弹指一挥间,券商行业的排头阵营几经更迭。北京、上海券商的整体优势日益明显,深圳券商虽然风头有减弱,但比起在遗憾中落幕的券商,情况也还是好上不少。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偏偏有一家券商不在北上深,却从1994年开始就稳居国内十大券商行列。

  事实上,戴蒙德认为,影响一个种族优势的因素一共有两个,除了地理上的优势,另一个,是初创架构的力量。

  广州虽然没有自己的证券交易所,但作为改革开放的一线,一直以来风气开放,为广发证券走出独一无二的市场化发展道路提供了生存土壤。

  而在开放的大环境下,广发证券确实有着一些独特的创业实践,他们将其总结为“稳定的股权结构”与“稳健的运营机制”并存。

  事实上,稳定的股权结构并不是广发证券独有的,根据2000年中国证券业协会的重点课题研究,这一时期已经形成股权均匀分布或者阶梯分布的证券公司不在少数,如南方证券、华夏证券、国信证券、湘财证券等。

  因此,我们真正感兴趣的,其实是广发证券稳健的运营机制,或者说,是这种运营机制的来源。

  如果对广发证券做一些深入的了解,不难发现,广发证券的运营机制跟他们的公司业务发展是息息相关的。2020年末广发证券实现了百亿元以上的净利润,达到100.38亿元,排名上市券商第5位。这背后的原因,我们从其最新的半年报中可以找到一些线年半年报显示,广发证券上半年实现营收180.07亿元,同比增26.76%;基本每股收益为0.77元。

  与此同时,广发证券控股的广发基金管理的公募基金规模合计也达到了10650.80亿元,较去年末上升39.51%;广发证券参股的易方达基金管理的公募基金规模合计15598.64亿元,较年末上升27.32%。

  显然,在财富业务高增长和优质公募的加持下,即使广发证券最具特色与创新性的投行业务没有发力,广发证券的表现也可以称得上不俗。

  与许多热衷于收购牌照的券商不太一样,广发证券在各个板块的子公司基本都能排在相应领域的前五名,这样均衡发展的态势,没有长期的布局是很难做到的。

  更不容忽视的是,这恐怕只是广发证券稳健的运营机制的一个投射,不如说,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广发证券在业务发展中已经逐步建立和完善起来了一个公司神经网络系统,遇挫则更显现其重要性,牢牢保护着广发证券的根基。

  广发证券的创始人陈云贤是中国第一位研究证券市场理论的博士,当时就读于北大的他之所以会去到广州,背后有一个小故事。

  在一个傍晚,陈云贤骑着自行车沿着西三环来到了广东大厦准时赴约。现在看来具有重要意义的一次会面,彼时的氛围却很平和。

  陈云贤深受感动,一直记到现在。于是自北大毕业的同年,陈云贤便离开北京南下广州,来到广东发展银行负责筹建证券部,希望将自己的理论付诸新兴的中国证券市场实践。

  后来,证券部与广东发展银行“脱钩”,正式独立为广发证券,陈云贤在多种条件匮乏的情况下领军证券事业,甚至还吸引了一批高校知识分子共同创业,这些人大多是国内知名大学的博士、硕士,更有海外归国人员。

  要知道,在当时的国内,这样高学历的人才队伍,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是凤毛麟角。彼时的证券业刚刚落地中国,一切正是方兴未艾,陈云贤就已经为广发证券奠定了远超平均水平的人才优势。

  上世纪九十年代,南方日报头版甚至刊登了一篇文章,题为《资本市场的“博士军团”》,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证券业内也常以“博士军团”来称呼广发证券。

  2000年,广发证券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挂牌成立,成为中国证券业首家博士后工作站,先后培养了40名博士后,目前广发证券共有博士近100名;

  在2004年证券业第一次保荐人考试中,广发证券33位投行人员通过了首批保荐代表人胜任能力考试,通过人数位列全国首位。

  尽管到了今天,各大券商中都有高学历人才,其中不乏博士,并且也没有数据表明广发证券的博士比例比其他券商要高,但初创就能构架“博士军团”,广发人才积累的深度依旧可见一斑。

  可以说,在中国改革开放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广发证券书写了一段放眼全球证券业也并不多见的“高校知识分子创业史”。

  也正因此,“知识图强、求实奉献”作为广发证券的企业文化核心理念显得十分契合。

  切合企业的文化难得,企业文化的传承更加难得。在这方面,广发也表现得可圈可点。

  就在前不久,这家老牌券商来了一次“重量级人事变动”,据公告,公司董事长孙树明因任职年龄原因辞去董事长职务,公司总经理、执行董事林传辉被董事会选为新任董事长。

  作为广发基金的创始元老,林传辉于2003年加盟广发基金,期间成功将广发基金业绩带上了新高度,同时他也拥有丰富的投行经验,是典型的内部培养型人才。

  此外,广发证券还新任命了4名副总经理,有业内人士表示,他们也全部为集团内部提拔。

  内部培养、内部提拔,这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广发证券的领导决策层与公司企业文化有相当的融合程度,为他们源源不断输送着内生力量。

  证券行业的案例历历在目:向上的企业文化,可以让一家券商在三到五年内崛起;向下的文化,也会让企业在须臾之间催生灭顶之灾。

  广发证券有着深厚的文化积累,但既是文化,注定其会随着时代变化,与时俱进理所应当,但在变的过程中,也要警惕不良苗头,时时回望本心,在变中守住不变。

  中国在21世纪扮演更大的角色已经是一个事实——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全球最大贸易国、全球第二大消费市场,以及第一个摆脱新冠疫情的主要经济体,在可预见的未来保持持续稳定的增长已经是确定性事件,而在一个处于上升通道的经济体中,包括资本市场在内的金融行业的不断开放和高质量发展,也将在整个中国的发展过程中扮演更加关键的角色。

  这种大背景,迭加类似于《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这样的顶层设计,为广发证券打开了持续向上的空间。

  换句话说,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背靠全球最大、最重要的市场之一,包括广发证券在内的企业,迎来了最好的发展机遇。

  当然,对于企业而言,不论去到哪里,外部环境总是市场机遇与风险并存,管理权力与责任共存,达摩克里斯之剑永远悬挂在企业的上方。

  位置只是外在条件,唯有向内求,才是企业长久制胜的关键所在。广发证券便如是。

  在与中国资本市场一同成长的这段路上,广发证券陪伴见证了许多大小企业萌芽、发展、结成硕果。今年是广发证券成立30周年,恰逢“十四五”开局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开启。

  在这个新时代的伊始,广发证券直言“以金融的力量支持14亿中的每一个梦想”,或许,这既是他们对自己筑梦30载的回顾,也是对未来前行之路的展望。赛马会心论坛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